薰安

《(双鬼)仲夏夜系列》

梓瑜袭嫣:


普罗旺斯篇

期待了很久的夏休期终于到了,职业选手群里每天都在大批量的刷屏炸群,与平常时如果不是某个拿了几次冠军的人又在游戏里干了好事,除此之外才会偶尔闪动的职业选手群来说,简直就是一年难得一见。

更何况对于职业选手来说已经是属于漫长的夏休期,简直就是脱团狗们大秀恩爱的好时机。

群里无数单身人士愤怒的表示不开心,导致各种各样的被闪瞎人士在群里放上照片声讨,选手群几乎是每日一挂…

各种FFF大喊着秀恩爱分的快,可惜脱单人士们还是乐此不疲…甚至被愤怒的挂上围脖也丝毫没有让这些人收敛…

简直…丧心病狂!

其实李轩也考虑过和吴羽策干脆窝在国内找个地方随便玩玩就算了,可是鉴于去年两个人去杭州的时候没通知叶修他们,结果只是在西湖边下雨时忍不住搂了搂他家那位,就被叶修那个丧病拍了下来挂在群里被那群没事做的家伙轮了一天…

简直心累的不想说话…

所以当吴羽策还哼哼唧唧的嫌弃国外想要赖在宿舍不想出国的时候,李轩还是软磨硬泡的把人带了出来。

………

普罗旺斯的阳光并不算很强烈,走在小路上一路步行到古堡似的酒店的时候,吴羽策有些昏昏欲睡。

毕竟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即使入睡也并不安稳,所以虽然阳光很美,带着大片薰衣草的古堡也很漂亮,但是两个人都没什么心思欣赏。

“终于到了。”李轩拿着钥匙打开了房门,看着舒适的环境和优雅温馨的布置,满意的点了点头。

“阿策?”李轩疑惑的看着身边脸阴下来的吴羽策。

“我要打死张佳乐!”吴羽策看着房间哼哼唧唧的念叨着。

这是故意的吧,圆形的红色大床放在房间的中央,复古的床幔沐浴着阳光,极具欧风的摆设中,却在酒店看到这个,这房间是干什么的他还不明白,他就白玩了。

大床房…

张佳乐你干的好事…

想起那时李轩在群里问谁对普罗旺斯有了解,已经绑定了义斩的某人的张佳乐大大热情的推荐了这家酒店还有几个房间,说是风景独好,来了就一定要住一下…

就知道张佳乐那人和叶修一样…

没安好心!

他当时怎么就猪油蒙了心,那么听他的话订了这家酒店这间房…

“算了,本来我们就是…”那么多年一起走过来,李轩怎么可能不明白吴羽策的想法,但是,也只能顺毛摸“我们对这里不熟,刚好张佳乐他们来过…况且,现在去退房估计也来不及找一个环境条件比这里好的酒店了。”

“回去再找他算账!”吴羽策恨恨磨了磨牙。

张佳乐你给我等着…

放着在研究房间的两人不提,而此时的职业选手群里一片热烈。

君莫笑:估计这个时候李轩他们应该落地了吧。

石不转:根据时间推算,他们现在已经到酒店了。

风城烟雨:唷喔喔,楼上好久不见,张副队你和韩队长性福吗?

石不转:………

沐雨橙风:秀秀,人家在和韩队长度假呢,别欺负人家张副队,说不定人韩队长就在旁边看着。

君莫笑:说的好像她不占嘴上便宜下次比赛就不会被揍似的。

王不留行:………

鸾辂音尘:方太太好~话说我们已经歪楼咯。

防风:@生灵灭 肖队我有事找你,小窗敲你一下我们来谈谈,还有这是@百花缭乱 出的主意。

百花缭乱:呵呵呵呵…我推荐的酒店保证让李队长他们玩的开心,你们就放心吧。

风城烟雨:楼上笑得真心可怕,不过我还是很想要知道真相。

百花缭乱:给吴羽策那个傲娇一个小小的礼物而已。

沐雨橙风:这样坑人真的没有问题么?

再睡一夏:乐乐推荐的那家酒店,是法国普罗旺斯著名的同性情侣酒店,而且他还…给人推荐了情趣大床房。

鸾辂音尘:我去查了一下,我表示为什么人类要互相伤害,孙太太你简直就是在欺负人,那里面的香氛和沐浴液的味道混合后…是迷情欢沁的味道啊…(gan)好(de )过(piao)分(liang ),我也想起法国玩了QWQ,体会一下壕的快感和围观美景,可惜我不是壕QAQ。

风城烟雨:我觉得我需要去冷静一下…那个著名的在高温下会挑起身体深处潜藏的欲望的…

沐雨橙风:我估计现在吴副队绝对想要打死张佳乐。

君莫笑:心真脏…

夜雨声烦:楼上说的是自己吧,叶修来PKPKPKPKPK…我知道你单身你有空,你有本事在群聊,有本事来竞技场和我PK阿…

寒烟柔:明天下午三点机场集合,我帮兴欣所有人都订了去巴黎──里昂──普罗旺斯的机票。

夜雨声烦:卧槽…

王不留行:…

防风:杰希我明天就飞到你身边!

鸾辂音尘:我也想去…哭着去订票,沐沐姐等我!

风城烟雨:去订票了+1

………

不管群里聊得有多热烈,都与两个当事人无关,当两个被无辜坑了一笔的当事人哪天终于上群时,今天的这些东西估计早就被刷屏走了。

只能为两位一个…

当吴羽策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些不对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热度从小腹开始一点一点的蔓延,当吴羽策察觉的时候,欲望已经开始侵蚀他的理智了。

“李轩…”吴羽策几乎是哑着嗓子呻吟了一声,呼唤着门外那个男人的名字,可惜他的声音太小,夹杂在浴室里的水声之中,显得那样渺小。

“嗯…”吴羽策几乎是颤抖着将手伸下下身。

那个沐浴液…

完全是法文根本看不懂说明书上的标签,看着是没有开过的,觉得应该是干净安全的就顺手拿来用了,但是,却没想到是加了料的…

吴羽策肠子都悔青了…

吴羽策一边手上不停,一边恨恨的咬牙,就知道出国没好事!

欲望的火焰紧紧的缠绕着吴羽策,细细密密的汗珠凝结在他光洁的额头上,他苦苦的忍耐着,因为大多数时候都是李轩替他来解决的,生疏如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纾解自己的欲望。

“唔…”吴羽策闭着眼,强忍着不适将浴室里的淋浴器打开,调到了冷水,清凉的水照头淋下,吴羽策不由自主的打了个了冷颤。

但是欲望并没有同吴羽策设想的那样消退,反而依旧紧紧的纠缠于他。

那个沐浴液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阿策?”久久不见吴羽策出来的李轩有些担心的拧开了浴室的门,但是刚刚打开门,他就愣住了。

只见吴羽策浑身赤裸的靠在浴室的瓷砖上,紧紧的闭着双眼,修长的身体在冰凉的水的淋浴下,被奇异的泛起莹润的光泽,而他的手…

“李轩?”吴羽策听到声音,染上了欲望的湿润的眸子看向李轩,声音嘶哑的呼唤了男人的名字…

“阿策,这是怎么回事?”看着这样的吴羽策,李轩觉得嗓子里一阵干涩,但是他还是赶紧把人搂进了怀里。

“我不知道…难受…”吴羽策在李轩的怀里蹭了蹭,闻着男人身上令人安心的味道,紧紧的抓住了男人的衬衫。

“阿策…”看着吴羽策的样子李轩那还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联想到刚刚打开房间的柜子里看到的东西,只能在心里苦笑张佳乐他们还真是“用心良苦”啊。

“唔…恩…嗯啊…”吴羽策被李轩深深的吻住,那人的手在他身上到处游走,带出点点欲望的星火,最终将他燃烧,染上那个人的味道…

李轩将舌深深的探入吴羽策的口腔,缠着他的舌,手下也揉捏着怀中人敏感的地方,引得吴羽策在他怀中颤抖连连,喉中模糊不清的呻吟带出几分暧昧的情色。

不知道什么时候冰凉的水被温水所代替,浴室里的温度让人不禁脸红心跳…

“嗯啊…”

李轩轻轻啃咬着吴羽策的喉结,被叼着脆弱的吴羽策身体敏感的一颤,一阵阵酥麻感令他无法言语。

“李轩…”吴羽策不由自主的仰起头,想躲却是把自己更加的送入李轩的怀里,两个人挺立的欲望一相互接触,两个人都被对方的温度刺激的一颤。

“李轩…”吴羽策嘶哑着嗓子叫着李轩的名字,声音中满是欲望。

“我帮你。”听着恋人的呼唤,李轩会意的笑了起来,搂着吴羽策的腰,伸手握住吴羽策的下身,轻轻的揉搓起来,吴羽策抬起手搂住了李轩的脖子,靠在他的肩窝上,心里突然就安定了下来。

李轩的手指沾取了吴羽策铃口处的透明液体,均匀的抹在了吴羽策的欲望上,力度适中的为他揉弄着。

快感顺着脊背快速流窜至全身,吴羽策有些难耐的呻吟着,没多久就在李轩的手上出来了一次。

“唔嗯…啊…”

吴羽策的头软软的靠着李轩的肩窝剧烈的喘息着,李轩看着他绯红的脸颊,在他已经被吻的红润的唇上轻轻的落下一个吻。

“阿策…”李轩的手指滑到了吴羽策的身后,低头便看见吴羽策轻轻的闭上了眼睛,睫毛不安的颤抖。

李轩本想用液体润滑,但是在不经意的一撇间,看到洗漱台上的小柜子上有瓶没开封过的好像是精油一样的东西,虽说知道这里的不少东西都是加了料的,他也不确定是不是该拿来用,但是没有KY又舍不得吴羽策受苦,想了想还是决定拿来用。

“这是什么?”吴羽策看着李轩手上极具欧美风的小瓶子,眨了眨眼睛问道。

“大概是精油,有了这个,你会好过些。”李轩亲了亲吴羽策的耳畔说道。

“嗯…啊…啊哈…嗯啊李轩…。”感觉那修长的手指沾了那液体在穴口轻轻的打着转,在他忍不住轻轻的收缩着穴口时,骤然闯了进去,吴羽策不禁仰起头,甜腻的呻吟出声。

李轩的手指在吴羽策敏感的后穴中来回抽送,吴羽策的呼吸随着李轩的手指的进出,变得越来越急促。

“唔…啊哈…啊…”吴羽策的身体情不自禁的高高拱起,李轩一边吮吻着吴羽策修长的脖颈,留下点点斑驳的红痕,昭示着这场情事的热烈,一边将沾了精油的手指顶入吴羽策体内的最深处,感到自己的手指被吴羽策紧致的内壁包裹着,便深深浅浅的开始抽动起来。

“嗯啊…”吴羽策受不了这样的刺激,腰顿时就软了,身子伏在李轩身上。

“那个东西…”吴羽策渐渐的感觉不对,内壁麻痒的感觉渐渐从尾椎的地方窜了上来,霎时间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

“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啊…”吴羽策被折腾的都快哭出来了。

他忍不住那难耐的感觉,轻轻的动了动腰,李轩的手指渐渐增加到了三根,慢慢的在吴羽策的身体里扩张,但那根本不够,无论连是长度还是巨大,都没有办法和真正的荷枪实弹相提并论。

身体深处的渴望蔓延上来,一步步的侵蚀着吴羽策的理智。

还不够…

远远不够…

想要更多的…

被那个人占有…

在身体深处被打上标记…

镌刻铭记着他到底属于谁…

吴羽策突然狠了狠心,想着反正都是自己男人,老夫老妻的还有什么,便低头吻了吻李轩的唇。

“阿策,怎么了?”李轩看着吴羽策泛着淡淡的红晕却格外诱人的脸,强忍着想要冲进去的欲望问道。

“可…可以了…李轩,抱我。”吴羽策伏在李轩的耳边这样说道。

“阿策…”李轩咬着吴羽策的耳垂笑了起来,在他耳边轻轻的呼唤着他的名字,吴羽策看着李轩带着笑意的眼睛,有些不好意思的别过头。

“别害羞啊,阿策…”

吴羽策修长双腿毫无防备的被李轩打开,交缠在他的腰上,两个人纠缠着热吻着倒在浴缸里,吴羽策被动的承受着,眼睛泛起了水雾,等到激烈的热吻变成温情脉脉的轻轻啄吻时,他已经有些脱力的伏在李轩的怀里,面色潮红呼吸急促,胸口也随着急促的呼吸上下起伏。

“阿策,你忍耐一下。”

李轩扶着吴羽策的腰,让他慢慢的往下坐,他的手揉搓着吴羽策的臀,看着自己的欲望被那小小的穴坚强的一点点吞没,忽然抬头深深的吻住了吴羽策的唇,在吴羽策有些惊讶的眼神中,腰部狠狠的一挺。

“唔…”吴羽策来不及做出反应,便被那人的欲望逼得瞪大了眼睛。

“李轩……”

吴羽策有点想骂人,不过嵌在他身体里的欲望让他又麻又胀,他眼角泛起了一圈的水红色,只能恨恨的咬了李轩的肩膀一口出气。

“阿策,还好吗?”听着李轩含着笑意的声音,吴羽策心头就有气。

“李轩…你混蛋…”吴羽策恨恨的看着李轩,那欲望冲进他的身体之后就再也没有动作,滚烫的欲望嵌在他的身体里面,他忍不住皱眉,尝试着扭动着腰,想要让自己舒服点,却骤然的瞪大了眼睛。

“你…”

感到体内的欲望又胀大了一圈,吴羽策简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阿策,好好的,感受我…”感觉到李轩喷在耳边的热气,吴羽策抿了抿唇,垂下了眼睛。

“唔…啊…太…太深了…嗯啊…”

被人进入到最深处,身体深处连自己也从未触碰过的地带被人碰触,李轩的欲望重重的擦过吴羽策的敏感点,引得吴羽策只能在哽咽着发出甜腻的呻吟。

被反复地顶撞,体内强烈到几乎要让人晕厥的快感达到顶峰,但是看着身下男人带着笑意的眼睛,虽然里面满是柔情,但是这种好像被恋人看破,无处可逃一样的感觉,还有这样的姿势让吴羽策感到有些难堪,他红着脸将头别过去不说话。

“嗯啊…出…出去,李轩,你给我出去……嗯嗯…呜”每一次都顶在他体内最脆弱的地方,吴羽策被那感觉逼得无处可逃,吴羽策腰早就软的不行,只能颤抖着趴在李轩的肩膀上无助的呻吟,渐渐的连呻吟都带上了哭腔。

“慢……慢一点…啊……”在李轩来回抽送的同时,吴羽策的腰也不知不觉的随之摆动。

“啊……嗯……唔……”

李轩一次又一次的猛烈抽送,让吴羽策的脑中一片空白,仿佛置身于大海之中,漂浮着却没办法停下,只能无助的抱紧身上的男人,随着李轩不断剧烈的撞击摆动着身体。

“啊……不行了……”

吴羽策感觉快要透不过气来,李轩的欲望嵌在他体内,又烫又硬,快要将他顶穿一般。

“不要了……”吴羽策几乎是带着哭腔这样说道。

“李…李轩…慢,慢点啊…”

李轩的每一次的挺动都让吴羽策感觉到仿佛被电流拂过一般,酥麻感不断从下腹涌向四肢。

强烈的快-感反复冲刷着神经末梢,每一个毛孔几乎都要尖叫,吴羽策很丢脸的被李轩干哭了出来。

“李轩…”

吴羽策无力的呻吟了一声,被李轩的顶弄弄的头昏目眩,却希望他再快一些,甚至更快一些,他低低的呻吟环绕在李轩耳边,让男人更加的用力,吴羽策被弄的难受,双手抓在李轩的后背上,在男人的肩膀上留下了数道指痕。

李轩搂住吴羽策的腰,将自己的欲望深深的埋进去了吴羽策的身体深处狠狠的捣弄。

李轩挺腰猛烈的撞击着吴羽策,剧烈的情事让浴缸里的水为此溢出了不少,因为是骑乘的姿势,吴羽策坐在李轩身上紧紧的收缩着穴口,格外紧致的感觉让李轩更加用力的把自己往吴羽策的身体里送。

“嗯啊…哈…啊啊…”

滚烫的液体涌入吴羽策的身体,吴羽策难耐的呻吟了一声,滚烫的液体不断的冲刷着他敏感的身体,他也爆发出来,在水中晕出点点白色,高潮的快感让他眼前一阵一阵的晕眩,发不出声音,只能张着唇不住的喘息着。

“阿策,我们去床上吧。”李轩啃咬着吴羽策的唇将人从浴缸里带出来。

“恩啊…吴羽策被李轩抱起来,两人身下的连接处在吴羽策高潮过的敏感的身体里,带出别样的快感,让吴羽策忍不住低低的呻吟了一声。

“唔…”受到这样的刺激,李轩也是闷哼了一声。

就着两人的姿势,李轩就这样抱着吴羽策纠缠着,在移动间,由于吴羽策身体的重量,李轩的欲望进入了一个难以想象的深度,吴羽策被弄的哭了出来,咬着唇颤抖的忍耐着这极限的快感,羞耻的连呻吟都不想发出,浴室到床铺并不算远的距离,硬是让吴羽策觉得无比的漫长。

两个人湿淋淋的倒在红色的天鹅绒大床上,红色的床映衬着吴羽策白皙的身体,显得格外情色。

吴羽策抬手环住了李轩的脖子,李轩紧紧的搂住吴羽策的腰,在他身体里狠狠的冲撞着。

“澡…白洗了…”吴羽策难耐的呻吟了一声后,有些恨恨的念叨道。

“没事,等会…我帮你洗。”李轩吻了吻吴羽策带泪的眼,腰下不停,在吴羽策温暖湿润的身体里放纵着。

 吴羽策的一条腿被李轩架到了肩膀上,身下最脆弱的地方被李轩握在手里揉捏着,不一会儿就又泄了一次。

“唔…嗯…”

“嗯…”

李轩深深的吻住吴羽策,把舌深深的探入他的口腔,纠缠着他的舌,堵住了更多甜腻的呻吟。

李轩感受着吴羽策内壁的紧缩,借着这紧致的感觉,每一次撞击都狠狠擦过他体内的敏感点,吴羽策模模糊糊的呻吟哽在喉中,双手已经无力在搂住李轩,只能垂下紧紧的抓着床单。

“李…李轩…慢一…慢…啊…慢一点啊。”两人交合处发出的“滋滋”的水声,快感一波一波的冲刷着神经,溢出的粘液和欲液将身下红色的床单打湿,将吴羽策身下沁湿,染出大片深色的水迹。

“很快…”李轩亲了亲吴羽策的眼睛,加快了速度。

“唔…啊…嗯。”吴羽策的腿松松的挂在李轩的臂弯,无力的承受着李轩的撞击,欲望摩擦着李轩的下腹,生疼“李轩…啊…等…等下…我…我就…快…嗯啊…”

“等等,我们一起…”李轩握住吴羽策的欲望加快了速度,逼得吴羽策最终带着哭腔爆发在他的手上,与此同时,李轩在几个大力的进出之后,也把大量的液体留在了吴羽策身体的深处。

“嗯……”

吴羽策难受的动了动,那些滚烫的东西让他觉得有些不舒服,可惜他的双腿无力的大开着,暂时无法闭合的后穴微张着,一股股的浊白在那嫩肉的开合间,顺着吴羽策已经有些红肿的大腿流了出来,沾在红色的天鹅绒大床上,显得别有一番风情,李轩看的又是一阵口干舌燥。

“李轩,我警告你…啊…嗯啊…李…啊啊啊哈…啊唔…”

吴羽策看着李轩的笑容,吓得瞪大了眼睛,但是已经无力阻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李轩拉开他无力的双腿,再次把自己送了进去。

温暖湿润的甬道紧紧的包裹着李轩的欲望,他看着撇过脸的吴羽策,笑着捏住他的下巴,把人转过来深深吻住。

“李轩…你…啊…嗯…给我…嗯啊…记住呜唔…”

吴羽策色厉内荏的咕哝道。

不知过了多久,吴羽策感觉到有一阵滚烫的液体流进了他的身体,他也在李轩的手上爆发出来。

“唔…”

吴羽策轻轻的哼了一声,双眼有些涣散的看着天花板,整个人都无力动弹。

李轩也知道自己把人折腾的不清,只能无奈的笑了笑,抱起人再次走进了浴室。

………

“阿策,还好吗?”李轩拿着浴巾将人裹上后打横抱起,看着怀里的人,有些心疼的问道。

“困死了。”吴羽策难的孩子气的蹭了蹭,抱怨道。

“那就好好休息吧,好梦。”李轩吻了吻吴羽策的额头,将人放到床上后自己也躺了上去。

“恩…明天再找你算账…混蛋。”

靠在李轩的怀里,被折腾的疲惫不堪的吴羽策嘀嘀咕咕的进入了梦乡。

李轩有些好奇的把耳朵凑过去,只听见他家大人就算睡着了也不忘记念叨着

“明天一定要换酒店。”

后记

【没错,我的本意就是榨干辣个吴女士】

下一篇文应该会写长一点的,应该会是韩张的ABO,看情况还有脑洞我能写多长,不过说实话最近肉写的有点多,我对肉都没感觉了,不过目测我不会让它清水的,毕竟是ABO嘛。

《(韩张ABO)静待花开》完

梓瑜袭嫣:

番外

家有儿女

张新杰要生的时候是大半夜,平常时清冷隐忍的人闭着眼睛眉头紧皱,额头全是冷汗,本来唇色就淡,现在更是被疼的煞白,韩文清本来是搂着人睡的,被怀里人的动静吵醒后,一看大事不好,120来不及拨就抱着人冲下车库开了车就要飞奔到市人民医院。

后来……还是疼的已经迷迷糊糊的张新杰自己忍着疼提醒韩文清打电话给医院。

一向稳重的韩队长除了谈恋爱领证结婚那会,也就张新杰怀孕期间和如今变得一惊一乍的了。

“家属请在外面等待…”冷着一张脸的大夫拦住了差点跟着冲进手术室的韩文清,慢吞吞的道…

“……”韩文清被大夫拦着,差点就骂人了,后来看着大夫那张面瘫脸,顿了顿后只能黑着一张脸看着自己媳妇儿惨白着一张脸被推进产房。

得罪谁也不能得罪医生,更何况还是主刀大夫。

“像你这样的Alpha我见多了,等着吧,没一会就出来了。”大夫继续不紧不慢的飘出一句,就丢下韩文清,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走进了手术室。

这一等,就是五个多小时…

韩文清大半夜的只能坐在长椅上干等,想了想之后摸出手机上了QQ,在选手群发了一条消息。

大漠孤烟:新杰要生了,在市人民医院。

本来以为是没多大事的消息,结果,大半夜的选手群炸开了锅。

百花缭乱:卧槽…老韩你们好速度啊,这张队长退役才多久啊一年都还没到,连孩子都有了…不是是连孩子都生出来了…我的天啊,快告诉我这个世界怎么了…

再睡一夏:……乐乐……我们家孩子也…

王不留行:敢问楼上退役多久了?

防风:很久了…孩子都打酱油了。

百花缭乱:我呸…姓方的夸大事实要点脸,明明是刚一岁好么?

王不留行:退役不到两年孩子刚一岁肚子里就又揣了一个的也是蛮拼的。

沐雨橙风:楼上孕夫…说这话前先摸摸自己的肚子。

夜雨声烦:哈哈哈哈哈…苏妹子这刀补得漂亮,老王你…哈哈哈,不过老王是头一胎啊,另外方前辈大晚上还让媳妇儿怀着孕熬夜不睡觉?

风城烟雨:人家媳妇儿护短不可以?话说楼上你还不是也大晚上的不睡?行啦,黄少你笑人家之前先看看自己吧。

君莫笑:大晚上的那么高能?

风城烟雨:叶修你也还不睡?几点了?叶秋那家伙居然允许你现在还不睡以?怎么也不看好你,什么时候了怀着孕还特么敢玩手机?现在立刻马上给我乖乖滚下线,明天饶你不死,再看到你出来明天等着被我和沐沐剥皮。

飞刀剑:!

流云:我…我第一次看到楚前辈以近乎咆哮的姿态和别人说话。

夜雨声烦:小卢你居然还不睡,明天你们还有训练吧?居然还不睡你明天早上起得来么?身为王牌选手了要以身作则啊,不要学那个叶修 ,你看看你大晚上的BALABALABALA………

流云:刚刚和小别前辈去PK了,黄少没事的我们明天休息。

夜雨声烦:那也不行,小孩子就应该早休息,还在长身体呢,万一以后长不高怎么办?

君莫笑:我在机场。

沐雨橙风:WTF?

风城烟雨:啥,特么你大晚上的跑去机场干什么,我们明天下午的飞机,马上就过去看你了,你特么大晚上的上机场蹦达啥呢?有没有人跟着?

君莫笑:我一个人。

风城烟雨:你一个人上机场蹦达什么?

君莫笑:秀秀你们别过来了,我在广州。

夜雨声烦:WTF,叶修你来广州怎么也不说一声,卧槽啊大晚上的没有车你是打算在机场坐一个晚上么?卧槽你别闹啊,出了事怎么办?

君莫笑:在去机场旅馆的路上。

夜雨声烦:行了行了,叶修你马上回机场大厅坐着,我马上开车去接你,我的妈呀这都是些什么事啊,大晚上的先是韩队的爆炸消息,然后叶修你也出来给我们来玩心跳,我真心觉得我要是收摊了绝对是要不被你们气死要不就是被你们吓死的。

风城烟雨:沐沐去睡了,叶修你小窗我,现在立刻马上给我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君莫笑:没什么,就是跑出来了。

百花缭乱:我现在才敢说话,刚刚楚云秀的气势好可怕,赌一百叶修绝对是偷跑出来的。

王不留行:我也觉得…而且难道只有我注意到叶修也怀孕了吗?

百花缭乱:大眼,你不是一个人,只是,现在问题来了,我们有听说过叶修和谁处过对象么?

防风:最大的问题难道不是孩子是谁的么?

海无量:这是你们ALPHA才关心的问题。果然AO关心的问题点永远不一样。

鸾辂音尘:所以能处到一起的AO绝对是真爱,A们也绝对是个中高手。

眛光:方锐你还不睡?

海无量:小罗你也还没睡啊。

百花缭乱:感觉黄少天他知道,知情者啊…

王不留行:细思极恐,谁去小窗他找真相。

百花缭乱:再赌一百不管谁去问他,那家伙是绝对不会说一个字的,虽然那家伙是个话唠,整天嘀嘀咕咕絮絮叨叨的没错,但是不该说的他那张嘴闭得比谁都牢,还容易把你绕进去。

抛下群里因为叶修的事情一片混乱,韩文清发完消息就关了QQ,懒得看那群人吵吵闹闹。

等待是漫长的,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

转眼已经是黎明…

等到医生和护士慢悠悠的晃出来的时候,却依旧不见张新杰,韩文清终于是急了。

“医生,如果出了问题,麻烦帮我保大的。”几乎是一瞬间,韩文清就做下了决定。

“哈?”带着眼镜的医生呆呆的眨巴了两下眼睛才反映过来韩队长表达的意思,不同于拦着他的那个大夫,带着眼镜的医生看着他温和的笑了起来,指了指一旁护士们手上的襁褓笑眯眯的说:“没事啦,大人和小孩都是平安的,你爱人生的是双胞胎,创口和出血量有些大,里面还在缝合,我们先去给孩子做清理。”

“……谢谢。”韩文清对于自家孩子就丢了个眼神过去,连ABO都没问一声就继续去等张新杰了,医生看着他这样子,温和的笑了笑就和护士抱着孩子走了。

唔,回去要和他家那位说一下,今天看到新世纪好男人了!

就不知道他家房产证写的是不是他媳妇儿的名字。

而且看起来好眼熟,似乎在哪里见到过,里面那个也是!

不得不说,医生你八卦的太多了…

………

“怎么样,还疼吗?”韩文清守在张新杰的床边,一点点的给他喂着鸡汤。

兴许是出血太多的关系,过了几天了张新杰的唇色依旧很淡,韩文清虽然嘴上不说,但是暗地里皱了多少次眉头就不的而知了。

“没多大事了”虽然伤口依旧隐隐发疼,但是以张新杰的个性,又怎么会说出来。

“疼就说,别忍着。”韩文清收好食盒,平静的看着张新杰,轻轻的握着张新杰的手。

“孩子怎么样了?”张新杰眨巴眨巴眼睛,转移了话题。

“在保育室里放着,等你身体好些了,我带你去看。”韩文清给张新杰压了压被子,随和的回答。

“先生,就是这里了。”突然一道女声从病房门口传了进来。

“好的,谢谢。”礼貌的道了谢之后,有个声音软软的问“我可以进来吗?”

“请进”韩文清淡淡道。

“队长,我们来看你们了”门口,一群少年微笑,阳光照耀在那一张张脸上,耀眼夺目。

………

“我说张新杰啊,为什么你能做到如此人生赢家呢?一次生俩,真的是太省事了,还龙凤胎,在老王没把孩子生下来前简直拉满仇恨,他可是想要闺女好久了的。”张新杰刚出院没多久,同城的张佳乐就吧嗒吧嗒的挺着肚子拖家带口的上门围观了。

“你不是人生赢家?”张新杰淡淡的看着张佳乐“还记得黄少天的那个句话么?”

“卧槽别说了啊,卧槽那句话我恨他一辈子!”张佳乐听了这话眨了眨眼睛,瞬间暴跳如雷。

“不要骂脏话。”特别是在我家孩子们面前。

端着姜糖水走过来的韩文清冷冷的看了张佳乐一眼后,将糖水放在房间的小几上说道。

“不就是嫁入豪门,争取三年抱俩么…难道不是实话?”正在这时候,一个声音也突兀的插了进来,语中满是调侃之意。

“啊呸呸…什么鬼!”张佳乐暴躁的回头,却看到黄少天笑嘻嘻的靠在门边,那调侃的眼神在他肚子上来回的看了几遍后转头笑,身边叶修穿着长风衣不动声色,但是张佳乐可以肯定,叶修那心脏的混蛋指不定也在心里笑翻了。

“哎哟乐乐好久不见~”果然黄少天调侃张佳乐的本事是一等二的,孙哲平无奈的抱着儿子看着媳妇儿。

“行了行了黄少天你来这里干嘛,你不是在广州吗?还有叶修,你也是,怀孕还乱跑?”张佳乐翻了个白眼简直不想说话,真要吵起来了在一旁看着的韩文清会把他们赶出去倒是真的。

“再不跑等着楚云秀带人杀过来,把我们俩剥皮么?那位简直是女王殿下还是个暴君…”黄少天摇了摇头“再说了,广州和深圳也不算远,坐个飞机就过来了。”

“说实话,我觉得你们两个人就这么跑了,楚云秀杀过来了估计你们下场更可怕。”孙哲平一边哄着儿子一边说。

“这不是过来投奔你们了吗?”这时一直没说话的叶修突然笑眯眯的来了那么一句。

“卧槽别闹…”张佳乐吓了一跳。

“叶修你怀孕了?”这时,一直吃着东西没出声的张新杰终于抓住了关键点“谁的,他的?”

目光看向了在一旁的黄少天。

“卧槽,张队长你别闹啊”这次被吓的换了黄少天



“你猜啊~”叶修依旧笑眯眯的,却是守口如瓶。

“你招不招?”张佳乐蹭到叶修的面前,眯着眼睛盯着叶修。

“诶诶诶别离我那么近,你家孙哲平在那边呢。”看叶修那一脸打太极的模样,众人算是知道这人是绝对不会说半个字的了。

“叶修,有时我真的很想和你打删号战你知道吗?”张佳乐的八卦之心被叶修无情的浇灭,咬牙切齿的看着叶修。

“反正你也打不过我。”叶修笑着看着张佳乐“虽然我不想和你说实话的。”

“我可是世界冠军!”张佳乐那个怒。

“说的好像我们不是一样是吧?”黄少天这次却站了叶修这边。

“真热闹啊。”有人走进房间里来,笑嘻嘻的打了招呼“好久不见啊各位。”

“方前辈。”黄少天也认真的打了招呼。

“哟~大眼~”叶修看着王杰希笑眯眯的招手。

自从世界比赛后,虽然大家还是明里暗里互相挤兑,不过却又多了一股友谊的意味。

要不叶修黄少天还有王杰希也不会千里迢迢的拖家带口的来看张新杰。

'问出来了没?'王杰希给张佳乐打眼色。

'没…死活不说。'张佳乐无奈

'就没指望你问出来'王杰希淡淡的表示知道

'卧槽,劳资不打孕夫啊'张佳乐暴躁

'呵呵'王杰希表示要结束对话

“叶修,你怀着孕还到处乱跑?你

的Alpha 呢?”王杰希压根不买账,直接切入主题。

“这只会是我的孩子。”叶修一句话赌的王杰希哑口无言,这是表明了压根不会承认孩子他爹的存在。

“卧槽叶修你好骨气…”张佳乐几乎是说出了张新杰和王杰希的心声,怀孕的Omega 心思重不说,还几乎离不开Alpha 的信息素笼罩,结果叶修压根无视这些,挺着个肚子到处乱跑,还拖了黄少天下水…

虽然,这肚子还没怎能显…

众人神色复杂的打量叶修…

“叶秋也不管管…就这样放出来祸害人真的合适么…”只要对上叶修,只要他不想说,每个问话的都会变成嘴残。

“其实就是管得太严了才跑出来的好么…”黄少天整个人都无力了…迫切的表示他需要休息。

“难道…”张新杰似乎明白了什么。

“明白了…”张佳乐叹了一口气。

“也就叶修能制住他…不过现在么…估计没可能了。”孙哲平结合自家设身处地的想了想,算是明白了。

二十四小时专人伺候,干嘛都怕被伤着,禁止碰一切有辐射的电子产品…就他们那网瘾,不疯才怪。

“行了行了,不说这些了,”知道了自己满意的答案,张佳乐高兴了“难得聚一聚,叫阿姨打电话叫个酒店做菜我们聚一聚?”

“不许喝酒。”

“不吃辛辣”

“要蛋白质高的”

………

窗外春光正好,一室欢笑

………

────《(韩张ABO)静待花开》完────

作者有话说:

叶修的Alpha 你们猜啊~黄少天的ABO属性你们猜啊~其实我觉得叶黄组才是真的闺蜜组,就冲黄少天帮叶修那次,如果不是喻队猜出来的话,黄少估计是打死都不会说的,一直想让这两个试试闺蜜感(终于圆满了),以及叶修西皮自行脑补…其实ALL叶大法下我觉得叶神配谁都…都怪我当年手贱正文写了叶神是O(哭瞎),最后完结了可以写《玉生烟》了 好开心

荣耀女子学院高三生的日常之霸图宿舍的正副舍长事件记录 3~4

嬴曌_八世:

#应@白言飞妹纸的要求,继续来更一更这篇~
#双性转注意
#这次增多了其他人的戏份,有点偏全员,所以韩张可能不太明显嗯……(本来就不明显好伐)





















3.


每天晚上下了晚自习到熄灯前的这段时间,也是一个热闹的高峰期。

暂且不说到处串门找人聊天怎么都安分不下来的大多数少女们,基本那个时候的宿舍都处于大门敞开的状态。
走廊里到处奔跑的人影和从宿舍深处飘至每个角落的泡面味以及吵嚷的声音相互交杂,呈现出一副繁华的热闹街市之景。

当然咱们的霸图宿舍依旧是不一样的,一反喧哗景象,此时此刻也依旧是静谧的。

张•学霸•新杰在认真的学习,韩文清则在勤奋的锻炼腹肌和肱二头肌,而另外两个却没在宿舍。
张佳乐这会儿正蹲在外边草坪的某个黑暗角落里,例行和青梅竹马兼现任恋人的孙哲平煲电话粥,而林敬言则在隔壁兴欣宿舍里和方锐家长里短,在一干众人面前秀恩爱。

不知不觉就到熄灯时间了,宿管阿姨虽然在声嘶力竭的大喊“快回宿舍!”,但几乎没人理会。所以阿姨们决定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到时间再来个突击检查,抓一个扣上好几分,好好教训这帮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婊砸们。

正当方锐和林敬言聊得热火朝天之时,兴欣的大门被张新杰一把推开,颇有威严的杵在门口,用不大的声音叫林敬言立即回宿舍。
张•时间要求严格•这一周的文明宿舍必须还是我们的•新杰说完就转身离开了。林敬言有分寸她懂,她现在必须要解决的是另一个大麻烦——张•总爱拖时间•与情人你侬我侬就是不愿意分开•有本事你咬我啊•佳乐。

在去草坪之前,她特意转回自家宿舍,用眼神示意正举着10公斤重杠铃上下下的韩文清随自己一起去老地方把人给弄回来。
韩文清二话没说,举着杠铃就去了。

到了地方,人正聊到兴头上,自然不愿意现在就交出电话。虽然电话那头的孙哲平在劝着,但是死性不改的张佳乐还是要把时间拖到最后的死线。
即使顶着韩文清的眼神和释放出来的威压使她压力很大,连话都说不利索,但是她成功的坚持到了张新杰和韩文清回去了,她的抗争胜利了!

约莫过了快半小时,整栋宿舍楼都渐渐安静下来了,灯火通明的宿舍区里寂静得几乎只可以听到蝉鸣声。

迟迟而归的张佳乐被关在了宿舍门外。
她拍了拍门,得到里边张新杰“等等”的回应,却始终不见有人来开门。

望着漆黑一片的天空和周围寂静无声的环境,张佳乐惧有心生。尤其当她看到从不远处透过来的电筒光亮时, 她慌了。

“开门啊!我知道你们都在里面!你们有本事锁门把我关在外面你们有本事开门啊!”

张•雪姨•佳乐疯狂地边喊边拍门。

在她刚喊第三遍时,门终于打开了。但就在她庆幸不用被宿管抓现行的那一瞬间,张佳乐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比被抓还恐怖的地狱。

开门的是韩文清。
开门的是一个穿着内衣的韩文清。
开门的是一个穿着内衣浑身湿淋淋的韩文清。
开门的是一个穿着内衣浑身湿淋淋刚刚才锻炼完肌肉正勃发而且有点生气的韩文清。

张•雪姨•佳乐被拖进门内,die。







4.


一向整洁的霸图宿舍是不会有老鼠之类的物种的。但不滋生不代表别的宿舍的老鼠不会跑过来串串门玩一玩嘛。

所以就有了以下场景。

“啊啊啊啊!!有老鼠啊!”
张佳乐缩在上铺瑟瑟发抖。

“怎么会?!今天值日的可是新杰啊!”
林敬言和张佳乐一起缩在上铺抱得死紧。

“出息。”
张新杰在对面的上铺缩着。

而韩文清则举着扫把跟在一直到处乱窜的老鼠的后面,追得满头大汗。

就在韩文清从门口追到阳台,再从阳台追回门口时,隔壁宿舍的叶修同学过来了。

“干什么呢动静那么大,这是追杀谁啊难不成又是傻二乐?”
“叶修你给我闭嘴!我们宿舍是不可能有老鼠的!绝逼是你们那里过来串门的!赶紧给我带回去!”

进门的叶修轻松闪过了韩文清一把挥过来的扫把,再那么一跳,越过了直冲向她的老鼠,平安到达下铺后盘腿坐在床上,对着斜上方的人开口嘲讽道。

“别诽谤啊,我只是好心过来看看老韩需不需要帮忙的而已。毕竟带着你们这些拖油瓶呢。”
“你不来帮倒忙我就很感谢你了,快回去。”

韩文清追了挺久,有点累,于是她撑着扫把站定在叶修的前面喘着粗气,毫不留情地下逐客令。
那只老鼠不知道又跑到哪个阴暗的犄角旮旯去了。

正当叶修开口说话之际,一直很活跃的在和韩文清玩猫追老鼠游戏的真•老鼠君突然窜了出来,笔直的朝着叶修和韩文清的方向冲去。

“哎哟这只是不是缺心眼啊,居然不怕你还忙赶着找你玩咧。”
叶修慵懒的看着凶神恶煞好似要找人报仇的老鼠先生,笑得乐不可支。

“来得正好!”
回应它的,是转了个身,严阵以待的韩文清。

于是在座的四人正巧儿赶趟,免费看了一场恢宏阔大的史诗巨作:韩巴达与老鼠勇士。

只见横冲而来的鼠君极有头脑,身形灵敏的躲过了直刺过来的神圣之扫把(划掉)矛,加速朝着坐在床上的围观群众冲去。

“呵?还挺有头脑,知道利用人质。”
以上是某叶姓围观群众的惊叹。

然而,鼠君并未理睬对它大为赞叹的叶路人,而是一个拐弯,竟直直攀上了登上顶峰(划掉)上铺的梯子,朝着公主,呸,二把手张新杰跑去。

眼看自己守护的人受到了威胁,韩文清骑士一个爆发,在鼠君离目标还有三步时,被神圣之矛一个横扫,“啪”的一声,成功击中,鼠君遗憾的被打落在地,再也爬不起来。

叶修仔细盯着被打至吐血身亡从而坠落在她面前的老鼠,突然感慨道:
“好兄弟,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安息吧。”

然后接过韩文清手上的神圣之矛(划掉)扫把,从门口拿来簸萁,一边念叨往生咒,一边把它扫进去。在说了句“为表彰它的勇敢与功绩,我要用最高规格来给它厚葬。”后,就拿着出了门,去到宿舍大门旁的垃圾桶,毫无表情地往里扔了进去。

后来,听到真相的霸图宿舍几人表示,这辈子没见过能如此让人想弄死的脸T。

就在叶修把簸萁还回去而转身回到自己宿舍的时候,还没完全关闭的门隐约传来了叶修所属的宿舍那让人想狠狠掐死她们的对话。

“解决了?”
“放心吧,有姐盯着呢,亲眼确认的死亡,亲手埋葬的它。”
“就知道交给老韩能搞得定。”
“从此以后再不怕有老鼠的烦恼了哈哈哈!”
“下次还这么干。”